誠邀回應文件
最新消息
活動詳情
網上論壇
通訊/文章
網上問卷
活動報告
相關連結
首個可持續發展策略
可持續發展
主頁 聯絡我們 English 簡体中文
 

引言

第一章

香港人口趨勢和海外經驗

 

過去數十年,香港經歷了急劇的經濟發展。本港工業從低增值和勞工密集的生產模式轉向高增值模式,並以服務業為主。在這段期間,香港的人口也有明顯增長,但增長趨勢現已放緩。在2005年年中,本港人口約為694萬,預計未來每年平均增長率為0.7%,至2033年達838萬 1,遠較八十及九十年代的1%至2%為低。另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人口增長放緩,人口將持續高齡化;導致這種情況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包括生育率低和平均壽命延長。

 

表 1.1  香港在1961年至2005年的人口,以及至2033年的推算人口 2

香港在1961年至2005年 ( 年中 ) 的人口

年份 人口 長者
(65+)
長者
人口百分比
少年兒童
(0-14)
少年兒童
人口百分比
1961
3 168 100
100 100
3.2%
1 283 900
40.5%
1971
4 045 300
182 300
4.5%
1 452 100
35.9%
1981
5 183 400
344 300
6.6%
1 277 300
24.6%
1991
5 752 000
502 400
8.7%
1 198 700
20.8%
2001
6 724 900
753 600
11.2%
1 104 100
16.4%
2005
6 935 900
836 400
12.1%
1 005 400
14.5%

至2033年的推算人口

2013
7 386 900
978 000
13.2%
899 600
12.2%
2023
7 970 200
1 548 500
19.4%
922 600
11.6%
2033
8 384 100
2 243 100
26.8%
895 300
10.7%

 

圖 1.1 香港人口金字塔 3

(a) 生育

 

2. 我們的人口預計會出現性別失衡的現象。香港整體的性別比率預計會由 2005 年的 979 名男性(相對每 1000 名女性計)變為 2033 年的 749 名男性 4。再者,選擇遲婚或不婚的人口比例持續上升。女性首次結婚年齡的中位數由 1980 年的 24 歲升至 2005 年的 28 歲,而同時期男性的首次結婚年齡則由 27 升 至 31 5。這意味著延遲生育,婚生生育率下降,以及全港總和生育率 6大幅下降。其中總和生育率由七十年代每名婦女生育 3 名子女降至 2005 年的少於 1 名(即 0.966 名),遠低於人口更替水平 ( 即每名婦女生育 2.1 名子女 ) 。這個下降趨勢預料近期內不會逆轉,因此人口高齡化的問題將較預期更為嚴 峻 7

 

表 1.2 香港與其他經濟地區在1983年至2005年的總和生育率的比較,以及至2033年的推算數字 8

 

 

實際
推算

經濟地區

1983

1993

1999

2001

2003

2005

2013

2023

2033

( 每 1 000 名女性所生育的存活嬰兒數目 )

香港

1 722

1 342

982

932

901

966

993

993

993

日本

1 800

1 460

1 340

1 330

1 290

-

1 340

1 380

1 390

美國 (1)

1 800

2 020

2 010

2 030

2 040

-

2 140

2 200

2 210

英國

-

1 760

1 690

1 630

1 710

-

1 730

1 740

1 740

註: (1) 推算數字摘自 1999 至 2100 年人口推算數列 ( 在三個假設情況中 ) 的中間生育率估值。

 

3.此外,內地女性在香港所生嬰兒所佔的比率正在上升。在 2005 年,共有 57 098 個在香港生育存活的嬰兒,當中 19 232 個嬰兒 ( 即 34%) 是內地女性所生的。這包括 10 395 個嬰兒,其父親是香港居民;以及 8 837 個嬰兒,其父母均是中國藉人士而非香港居民 9。這意味著在香港出生嬰兒的數目並不一定能補充香港的本地人口。

 

(b) 預期壽命

 

4.在生命的另一端,隨著醫學日益昌明和生活水平的提高,香港人口的平均預期壽命也不斷延長。香港是人口長壽的地區之一 10。在 2005 年,香港男性及女性的出生時平均預期壽命 11分別為 78.8 歲及 84.4 歲,與其他已發展的經濟地區比較,毫不遜色。

 

表 1.3 香港與其他經濟地區在 1983 至 2005 年的出生時平均預期壽命的比較,以及至 2033 年的推算數字 12

 

實際
推算

經濟地區

1983

1993

1999

2001

2003

2005

2013

2023

2033

男性

香港

72.3

75.3

77.7

78.4

78.5

78.8 #

80.3

81.6

82.5

日本

74.2

76.3

77.1

78.1

78.4

-

78.9

79.6

80.2

美國 (1)

71.0

72.2

73.9

74.4

74.8

-

76.2
(2015)

77.6
(2025)

79.1
(2035)

英國

71.3

73.7

75.0

75.7

76.3

-

79.0

80.5

81.7

女性

香港

78.4

80.9

83.2

84.6

84.3

84.4 #

86.0

87.1

88.0

日本

79.8

82.5

84.0

84.9

85.3

-

86.3

87.3

88.2

美國 (1)

78.1

78.8

79.4

79.8

80.1

-

82.2
(2015)

83.6
(2025)

84.8
(2035)

英國

77.3

79.0

79.9

80.4

80.7

-

82.7

84.2

85.3

註 : (1) 推算數字摘自 1999 年至 2100 年人口推算數列 ( 在三個假設情況中 ) 的中間生育率估值。括號中的數字為該推算出生時平均預期壽命的年份。

# 暫定數字

 

(c) 人口流動

 

5.人口轉變的另一個元素是人口的遷移和流動。這對於維持一個朝氣蓬勃的人口和城市的活力至為重要。在過往數十年,內地大量移民改變了香港的人口結構。近年,單程通行證持有人的移入仍然是人口流動的重要元素,預計日後亦會佔人口增長約八成。另一方面,有愈來愈多香港居民前往內地工作及居住。

 

6. 在 2005 年,香港人口的淨流入為 36 100 人,其中包括 55 100 名單程證持有人和 20 400 名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淨流入,以及 39 500 名香港永久性居民的淨流出 13。現時,合資格人士如擁有本港無法即時提供的技能,並已獲得按市場薪酬支付的本地聘任,便可申請來港工作。將於 2006 年推行的「優秀人才入境計劃」中,合資格人士可在未有預先獲得本地聘任的情況下,申請來港定居。工作年齡人口的淨流入,有助紓緩人口高齡化的問題。

 

表 1.4 1991 至 2005 年單程證持有人到港的統計數字 14

年份
人數
年份
人數

1991

26 782

1998

56 039

1992

28 366

1999

54 625

1993

32 909

2000

57 530

1994

38 218

2001

53 655

1995

45 986

2002

45 234

1996

61 179

2003

53 507

1997

50 287

2004

38 072

 

 

2005

55 106

 

表 1.5 2005 年單程證持有人按年齡及性別劃分 15

年齡組別
男性
女性
總數

0 – 14

7 493

7 045

14 538

15 – 24

2 573

2 591

5 164

25 – 49

5 075

28 084

33 159

50 – 64

542

1 232

1 774

65 及以上

140

331

471

總數

15 823

39 283

55 106

 

(d) 受供養人口

 

7.表 1.6 顯示人口的總撫養比率 16將會增加,意味著經濟體系中具生產力的勞動人口正在逐步減少。另一方面,少年兒童撫養比率的下降被老年撫養比率的上升所抵消。圖 1.2 顯示一個人口窗口 17,這個窗口因過往數十年間出生率以至總撫養比率下降而展開。不過,這個窗口會因將來長者人口以至總撫養比率上升而消失。這人口窗口所代表的時期,總撫養比率以至勞動人口的負擔都較低,因而提供一個發展經濟,為未來作好準備的機會。這個機會必須在總撫養比率再度上升前好好把握。

 

表 1.6 香港的撫養比率 18

年份
少年兒童
老年
整體
實際

2001

227

155

382

2003
216
161
378
2005
197
164
361
推算

2013

163

178

341

2023
168
282
449
2033
171
428
598

註:由於進位關係,所有數字相加可能不等於有關總數。

 

圖 1.2 人口窗口 19


(e) 質素事宜

 

8.  除了人口數量,人口的質素及其生活質素均是制訂可持續發展人口政策的重要議題。人口的質素對於我們的經濟效益和生產力非常重要;而隨著經濟改善,生活質素也應有所提升。

 

9.  在八十年代,大量香港人士移居外國,當中多數是有經濟能力、教育程度高,以及具技能的人士。當這些人士離開香港,這期間便出現了“人才外流”的問題。然而回歸後,香港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穩定發展,因此很多人近年回流香港尋找新機會。這些回流人士也為香港勞動人口灌注新的動態和活力。

 

10.  然而,香港經濟步伐迅速,導致各行各業要求僱員長時間工作的風氣愈來愈普遍,對就業人士造成沉重的心理社會壓力。日積月累,大眾的身心健康可能受到不良甚至嚴重的影響。人們往往難以撥出時間兼顧生活上的其他需要,例如參與社交或家庭活動。這些情況增加了對於照顧幼兒及長者服務的需求。近年來,大眾對有關問題的警覺性似乎略有提高,但仍然未足夠。我們仍需進一步保障和促進本港人口的生活質素。

 

表 1.7 香港人口按每周工時劃分( 1993 年及 2005 年) 20

每周工時

1993 (%)

2005 (%)

< 29

5.9

9.6

30 – 39

12.4

9.9

40 – 49

62.5

44.0

50 – 59

9.2

18.0

60 及以上

10.1

18.4

總數

100.0

100.0

註:由於進位關係,所有數字相加可能不等於有關總數。

 

海外經驗

11.人口高齡化帶來的挑戰並非香港獨有。內地以至全球其他城市,同樣有需要面對低生育率和預期壽命延長這些趨勢。

 

12.很多國家已推行鼓勵生育的政策和措施,包括經濟誘因 ( 例如稅務優惠及津貼 ) 、方便照顧家庭的工作環境和對照顧幼兒的協助。舉例來說,瑞典的政策目標,是協助婦女加入工作行列,並促進男女平等,結果有 74.5% 的婦女(年齡介乎 16 至 64 歲之間)加入了工作行列,而總和生育率則達 1.7 。整體來說,全球已發展的經濟地區主要是提供支援人們生育及撫養兒童的環境。雖然至今仍沒有確實證據證實這些措施有效鼓勵生育,但預料這些措施至少能維持現有生育率,不致繼續下降。

 

13. 至於預期壽命延長的問題,有鑑於長者較佳的健康狀況和他們期望繼續為社會作出貢獻,現時的普遍趨勢是提高退休年齡。縱使改變退休年齡涉及很多考慮因素,但現時國際上的普遍做法,是在一段長時間內,逐步提高工作人口可享用退休金的年齡。例如,在日本可享退休金的年齡由 60 歲提高至 65 歲,在美國則由 65 歲提高至 67 歲。

 

14. 此外,已發展的經濟地區正在全球競奪人才和專業人士。主要城市如倫敦、紐約和東京等,都不斷努力吸引和挽留合適的求職者。這些城市一般都可吸納從其國家內其他地方自由流入的人才。然而在香港,內地人才的流入則由於各種逼切的原因而受管制,這些原因包括關注為內地人士提供來港捷徑的風險。事實上,近年隨著「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等各項計劃的推行,這方面的管制已有所放寬。至於從其他國家流入的人才,香港在這方面的管制則與很多已發展經濟地區相若。在經濟蓬勃的城市,按年齡劃分的人口分布一般都很平穩。這是由於工作年齡組別的移民流入尋找發展機會,以及年長人士移居外地尋找較平靜和較儉樸的生活方式 21。人口不斷遷移和流動是維持城市活力的關鍵。例如,在內地的主要城市如北京和上海,市政府主動和具彈性地提供優惠待遇,務求吸引和挽留曾往海外留學的中國學生和其他人才,以協助發展個別城市的主要工業。

 

15. 在西方國家,人們愈來愈重視工作和生活之間的平衡,以及生活質素。他們的就業人士會較傾向為處理家庭事務而請假離開工作崗位,或間中小休一會,以助維持工作效率。此外,他們的僱主及同事也較願意接受和配合這些需要。這些國家也有較多具彈性和不同種類的工作安排,供就業人士因應他們生命中不同階段的各種承擔和處境而作出選擇。


1《香港人口推算 2004-2033 》,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2004 年 6 月。

2 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3 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4 數字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香港人口推算 2004-2033 》,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2004 年 6 月。

5 2005 年的暫定數字。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6“總和生育率”是指每 1 000 名女性,若她們在生育齡期 ( 即 15 至 49 歲 ) 經歷了一如該年的年齡組別生育率,其一生中所生育存活子女的平均數目。

7 YIP, P.S.F. and LEE, J. (2002). The impact of the changing marital structure on the fertility rate of Hong Kong SAR. Social Science and Medicine , 55 , 2159-2169.

8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9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10LAW, C.K. and YIP, P.S.F. (2002). Healthy Adjusted Life Years of Hong Kong SAR.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81 , 1-7.

11“ 出生時平均預期壽命 ” 是指某年出生的人士,若其一生經歷一如該年按年齡及性別劃分的死亡率所反映的死亡情況,他 / 她預期能活的年數。

12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13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由於進位關係,所有數字相加可能不等於有關總數。

14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15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16少年兒童和老年撫養比率是指相對每 1 000 名 15 至 64 歲的人口, 15 歲以下和 65 歲及以上人口的分別數目。“總撫養比率”是少年兒童和老年撫養比率的總和。

17人口窗口是建基於一個總撫養比率的特定水平。如該水平設定為 400 ,則人口窗口會在 1997 年至 2019 年間出現,而在這期間的總撫養比率均低於 400 。

18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19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人口窗口是指總撫養比率低於 400 的時期( 1997 年至 2019 年),即 2 名受供養人士相對 5 名非受供養人士。

20數字不包括外藉家庭傭工。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

21Richard Wong and Ka-fu Wong, HKU. The importance of migration flow to Hong Kong 's future, November 2005

 

前一頁
  下一頁